溫崇凱醫師

A:中醫是個傳統醫學,這些資料是從三、五千年前建立的,難道這些東西,就像聖經一樣,是現代人不可改變的嗎?三千年前亞里斯多德說胚胎是月經血與精子的混合;亞里斯多德說睡眠是因為胃裡面有一些髒的空氣,讓人想睡覺,當你睡著時胃中的空氣排掉,人就醒過來了。雖然這些理論現在看起來非常可笑,但在當時也是影響了幾百年,後來就被慢慢推翻了。回到我們中醫領域,難道老祖宗留下來的這些東西我們都不能挑戰嗎? 身為現代人,受過這麼多現代醫學教育,這幾百年來西方醫學的進步我們都視而不見嗎?我們應該勇於挑戰它,把現代醫學的觀念帶入,重新反省,檢討,哪些是經得起檢驗,哪些是有問題的,當我們懷抱這種態度來看待經典,是不是更加有意義呢?

當拜師之後,很有趣,換成老師會怕你學不會,你是他的徒弟,你做不好,老師會想,我這老師算什麼,他們如果做得亂七八糟,我臉要往哪裡放,老師收了我以後,當然一些束脩,一些儀式都是需要的。我自己當師傅、老師,徒弟是要雙腳下跪的,如此一來我絕對不保留的教,因為人家都這樣對你了。用這樣的心情,那放諸四海皆行。

A:我以前在讀醫學院五年級,當會長的時候,有個工作需要去拜見歷屆的學長們,當我去拜訪這些學長的時候,發現他們很難做到西醫界的頭,原因很簡單,就是派系問題,我們再優秀,也沒辦法出頭,當我看到這個場景,感到很驚嚇,如果我跳入西醫,二十年後,我會不會一樣被打壓?那如果走中醫呢?只要你肯努力,老大就是你,只要你有本事,老大你來當。我是個好勝的人,不喜歡被打壓,我知道在中醫的環境裡,只要我努力,就會被肯定,而我的努力才顯得有代價。


撰文

孫崇閔

採訪

孫崇閔,謝佳穎,蘇袽圓,詹宸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