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經方是個可以治療重症的醫學,我覺得是個很珍貴的東西。

05/12/2017

以後你們一定要學好,慢慢你們把一些既有觀念和放下(例如「蒼耳散」就是緩解鼻塞的用藥),好好回去看十問和八綱辨證去開方就可以找到答案。

Q:學習經方不容易,身為還在學校學習的我們,要如何在學習經方上做努力?

A:從生病的親朋好友開始練習開方,因為沒有經過臨床的話,對原文是無法理解的,你會覺得字面上看得懂,但深層的涵義卻不了解,要用了才會了理解張仲景的原意是什麼。剛開始會用錯是正常的,但錯了再回去翻原文就會慢慢了解。

Q:孔醫師從2006年開始跟隨倪海廈醫師學習,是甚麼因緣讓您有機會和倪醫師學習?

A:我以前並不是本科生,政大畢業後我在台灣工作有個室友,她先看了倪老師的東西然後有去找倪老師的學生看病,我室友是急性肝炎,她那時吃了一年左右的藥後急性肝炎就好了,而且原本她會對海鮮過敏的體質也好了,因此當時她就去上倪老師的函授課程,因緣際會她借我看了倪老師的DVD。我記得第一次看倪老師的DVD時,我就覺得我就是要做這件事情,也說不上為甚麼,就是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所以我也買了倪老師的函授課程,並且到大陸去進修本科,也有到美國和台灣跟倪老師的診。倪老師離開後我也自己在大陸進入臨床,其實我沒有從事臨床很久,大約兩年而已。 

Q:孔醫師有在藥房實習了四年,能否請您分享在藥房的實習過程與經驗?

A:我是在倪老師診所的藥房幫忙,

多少對藥會有了解,我覺得不用很深入了解藥材,但至少看了要知道那是甚麼藥,看多了就會知道,不要病人問你的時候,你卻不知道。

Q:孔醫師在行醫過程中有遇過甚麼瓶頸嗎? 或是有發現中醫治病的侷限性或不擅長之處?

A:有幾個困境。第一個就是很常遇到重症。重症患者來看中醫大部分是因為有家屬希望他吃中藥,但是也有家屬希望他用西醫的方法,所以這樣的病人通常無法持續的用中藥,因此也不能說中醫治不好癌症,因為他們容易中途放棄就直接去做化療,我通常會跟病人說要他的所有家屬都同意再來看中醫,不然常會引起家屬彼此爭執。反而一些西醫完全放棄治療的病人過來看中醫效果特別好,因為他能全心全意持續用中藥。我認為經方是個可以治療重症的醫學,我覺得是個很珍貴的東西,以後你們一定要學好,慢慢你們把一些既有觀念和放下(例如「蒼耳散」就是緩解鼻塞的用藥),好好回去看十問和八綱辨證去開方就可以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