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體會與靈樞是一致的,進而深入研究靈樞。

29/08/2018

我的方法由不同人操作、施作在不同人身上,都能得到同樣的反應,這是一種科學 。

那天,邱醫師一開門走進診間,立即對診間內的初診病患仔細診察,那帥氣又親切的身影立刻吸引了我們的目光,那是一個單側腳踝受傷的病人,邱醫師隨即替他施針,那俐落的針法、準確地對針催氣,沒有留針,病患不適已立即改善,無不讓我們嘆為觀止。邱醫師對病患觀察入微,他發現患者患側相對稍無力一些,咬字非常的輕微的模糊,竟能揪出患者二十多年前小中風的病史,才第一位患者,邱醫師已牢牢吸引我們的目光。


候診區人滿為患,邱醫師推著治療車一床一床替患者針灸,"我的針法是來自於內經靈樞,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在練針的同時,發現我的體會與靈樞是一致的,進而深入研究靈樞......."邱醫師一邊針灸,一邊向我們解釋,一直到現在他仍不停地致力於研究靈樞針法,擁有神經內科醫師執照又熟稔中醫與內經的邱醫師,總能在同一病症上同時有中醫、西醫最合理的解釋與治法。

我曾在臉書上見邱醫師用他的透氣刺治療患者的落枕問題,一支三寸針從肩頸的位置透到大椎經皮穿刺而出,還有另一患者從外關穴針透內關穴穿刺出皮表之外,邱醫師迅速地彈著針柄,這天我們在門診親眼目睹邱醫師示範,看起來很恐怖的過程,病患卻一聲也沒有哀嚎,"我針灸是不會痛的,因為我的進針速度是非常快的"邱醫師說,在門診的空檔,他替我們每一個人的左手外關穴都扎上兩針,並分別做了補與瀉不同的手法,不做留針,在我反應過來之前,邱醫師已快速入針,完全沒有任何痛感。在扎針前,他讓我們做了一個小實驗,我們兩手快速緊握他的手,去感覺自己手的力氣,在邱醫師做完瀉法之後,我可以明顯感覺到扎針的那手明顯握力下降,他旋即又替我們做了補法,手的力氣竟然能恢復跟當對照組的右手一致,甚至有更大的力氣,這讓我們感到驚嘆不已,而且邱醫師的補瀉手法在每一個人身上能得到相對應的相同反應,"我的方法由不同人操作、施作在不同人身上,都能得到同樣的反應,這是一種科學"邱醫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