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文青夢。

05/06/2017

Q. 請問中文系的歷程對老師行醫上的影響?

師: 世界觀的不同,想當醫生的態度也不一樣,我念了中國與西洋各種的思想史、歷史,做為一個知識份子,很多東西會考慮根本的理由,就像學法律的經濟的,要去了解為什麼我們人今天會被這些制度所支配著,而不是去學會操作股票去買基金。為什麼人會這樣活著? 思維怎麼樣影響人體? 情感怎麼樣去影響人體? 做為一個醫生要考慮哪些東西? 醫療可以還原病人到什麼樣的程度? 這些都影響我從不一樣的角度去考慮治療的手段,我學醫不是單純學一種知識,在思維與角度上面會有所不同。

Q.老師有過文青夢嗎? 曾經想要創作嗎?

師:有喔,我本來想作詩人。畢業後想當法醫,所以第一個職業是病理科醫師,原因是我想寫小說,年輕時寫詩,詩必須用非常有情感的語言去感動人;老了寫小說,老了是用智慧去影響人,那是小說跟詩根本的差別。小說要有材料才能寫,我想去了解受害人為什麼被人家殺。各種社會因素的壓迫、人與人之間情感的衝突、深情、貪婪、慾望,都可能會死人的,想寫小說是因為想知道這些。

Q.了解這些會讓老師感到痛苦沉重嗎?

師:不了解才會痛苦,人的生命有格局的限制,知道自己一定會死,知道自己智力有限,知道有一些東西對你而言是可能的、可以的,一些是不能的、作不到的。為了人一定會死而痛苦,這不就是白癡嗎?不清楚界線才會痛苦,如果搞不清楚事實,埋頭瞎混胡亂闖,你才會痛苦。知道生命的事實就不會痛苦,我要的就是這種清明。

Q.老師當初為什麼會從中文系轉換跑道當醫生呢?

師:我爸是醫生,一直壓著我當醫生。我是逃兵,最後無路可逃才回來的,因為我發現自己不知道實際的生老病死是怎麼一回事,不是因為沒有錢賺而害怕,而是為了很根本的原因,對生命的無知感到恐懼才轉回去念醫。

Q.什麼時候決定走傷科的呢?

師:不是我想變成傷科醫生,我其實想做內科,在那邊摸摸指頭就好多優雅,我是無奈的。我爸是非常有名的骨傷科醫師,畢業後回來傷科我完全不會醫,才開始拜師學藝的。生命就是一連串的無奈,生命的格局是被形塑出來的,我努力在這框架裡面尋找出路,在台灣的環境限制下看病,去做別人做不到的事情。

Q.老師不相信別人說的話,那您怎麼知道自己是對的?

師:這是另外一個念中文系最大的好處,中醫是中國文化下面的一環,這個文化已經歸納出一些原則出來了,違反這些原則的就是不對,這叫做法無定法,叫大道至簡。生命不會違反這些原則,我知道什麼叫做道,什麼叫做術。什麼叫做體、什麼叫做用,哪些東西是象,哪些東西是本質。當你真正直觀以後,就會知道那些東西是對的,哪些是不對,不是因為那些東西有效,而是當你看到了背後的本質。

我從小習慣就是這樣,不相信別人說的話。不要相信我今天講的話,你要自己回去想,你的生命要什麼?要非常誠實的知道自己要什麼,想要錢、要安定的生活、要一個開闊的世界、還是要一個受人尊敬的地位? 要非常非常誠實的去面對自己,然後當你達到的時候,知道"喔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時,才能捨,生命才能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