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傷科要有膽、要能夠承擔那樣的心理壓力!

05/06/2017

Q.老師在求學階段會不喜歡考試嗎?面對學校填鴨式的教學,身為在學生怎麼做比較好?

師:我認識一些非常高明的密醫,他們只能當密醫,因為考不到執照。為什麼你要當醫學生? 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為了拿到醫師執照。等你拿到執照,才能擺脫限制。為什麼要準備考試? 就是希望老師不要再煩你。有執照就好了,笨蛋才會考第一名,因為這代表你永遠不質疑老師才會考第一名,才會拿書卷獎。在學校該考試就考,我是班上第46名畢業的。我這輩子只考過一次第一名,在我最重要的考試,也就是進醫學院的那次考試。你不需要急於讓世界知道你會什麼,不需要讓世界知道你不同,你知道自己有什麼不同就好。

周將處乎材與不材之間,莊子帶學生們到山上去,看到一棵好大好大的樹。樹沒有被砍的原因是彎彎曲曲沒有用;莊子又到一個朋友家裡去,朋友要殺雞,說會叫人起床的不要殺,殺不會叫的那隻。一個是因為無用而活,一個因為無用而死。到底是要有用還無用? 這就要看情況阿,要知道自己的生命格局限制,知道怎樣子不會倒楣。有些禍該躲要先躲掉,要先讓自己脫離經濟的困境,人是有凡心的,其他等到超脫了以後再說。

Q.什麼樣特質的人適合學老師的傷科?

師:要有膽,當你還沒弄清楚我所講的知識的時候,你要怎麼去走自己腳下每一步,重新看見我所看見的? 這要有膽,要能夠承擔那個心理壓力。沒有一個學生像我一樣有種,我根本不相信別人說什麼,我只相信我自己,只相信我看到的摸到的,我完全只相信自己的手。

Q.老師不相信經絡嗎?

師:我有非常堅定的理由支持我,那樣理解經絡是不對的。可是目前我不知道什麼是對的,經絡這東西絕對是有,但不是現在人講的這樣。別人的高度沒有我高之前,是絕對沒辦法說我不對的,在告訴我不對之前,必須先知道還有什麼東西配合起來這些經絡才是對的。

每個人都有他的格局限制,我看到的也是我看到的世界而已,別太當真!如果這個人告訴你的東西,沒有辦法讓你看見生命更多的真相就不要學。什麼病就這樣扎,什麼病就那樣扎,千萬不要去學這種沒有道理的東西。自己要會想,要有guts,這輩子要怎麼走要自己決定,不要看大家都往前跑,你也往前跑;人家往左轉,你也跟著往左轉。我從以前就告訴自己: 真理不會在人多的那一邊。人多愚昧,真理怎麼會在人多的那一邊?

Q. 我們應該如何學習老師的傷科呢?

師:中國這些傳統的東西,若是沒有師傅帶,沒有機緣就入不了門。沒有手把手帶要入我這個門,基本上是非常困難的。這種東西要有師父帶,什麼樣的境顯現出什麼樣的象,沒有人帶是想像不出來的。中國的學問就是這樣,沒看過王羲之寫字,絕對不能想像寫字能寫到什麼境界。

Q老師是怎樣訓練自己的感官的?

師:去看那看不見的東西,聽那聽不見聲音,想那想不通的道理。所有人告訴你的東西都是法,要去看象後面的本質,時時刻刻動腦,看自己到底看見多少東西。一直努力去學的人是完全不動大腦的,最笨的才一直去學,表示他都不想。

Q.老師有什麼話想對後中的學生說嗎?

師:念學士後中醫,其實已經比那些大學念醫科小朋友的路要近一點,表面上好像路比較遠,但其實繞的路是比較近的。那些小朋友以後都走不出來,他們沒機會去認識這個世界以外的部分。早一年晚一年進去,在人生上根本沒有什麼意義,走遠路不見得比較不好,把所有的青春都投注在醫學上面是不值得的。要先變成一個人,一個知識份子,才能做一個像樣的醫生。不要太去在意成績,但是執照一定要拿到,有些東西有就有,沒有就沒有。資格拿到愛怎麼走就怎麼走,愛怎麼作就怎麼作都無所謂。對於"以後到底該怎麼做,要怎麼過這一輩子"應該要有些想法。

每個人都在瞎子摸象,每個人都在以管窺天,每個人都用他看到的那個部分的天,去構築想像整個星空。試著從不同的角度去看看,知道別人看什麼,然後再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去構築自己的星空。不要以為別人的星空就是對的,每個人都只看到一部分而已,要有自己的星空,唯有是自己的,才能夠安心。我就是這樣去畫自己的世界的。




                                     林兩傳 醫師

                                     中西醫雙執照

                                     台灣骨傷科泰斗

                                     林氏骨傷科創始人


臺灣大學中文系畢業

臺灣中國醫藥大學中醫系畢業(中西醫雙修)

臺北病理中心病理科醫師

榮春中醫診所院長

臺灣中醫再教育講師

出身臺灣知名骨傷科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