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本沒有告訴你的事

CM101 許菁雯/撰文        

       在校三年的期間,陪伴我們學習中醫的好伙伴不外乎是各科教材,教材編纂目的為方便大家學習,也因此它沒辦法告訴我們太多教學目的以外的事。網路世界發達之後,我們可以輕鬆宅在家就能搜尋並下載學術文章、閱讀書籍、瞭解不同人的觀點及研究成果,如果你抱持著像看八卦週刊一樣的好奇心態在網路上搜尋,確實可以發現很多課本沒有告訴你的有趣故事。

銅人究竟去了哪裏?

       宋朝天聖年間,王惟一曾鑄銅人兩具,稱為「天聖銅人」(1027年)。後因戰亂流離、磨損,到了明代正統年間,僅存一具之「天聖銅人」也已400餘歲,模糊不易辨識,遂仿照「天聖銅人」重鑄銅人一具,稱為「正統銅人」(1443年)。

        現今「天聖銅人」已不知去向,過去曾一度認為遭日本擄走,現存於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例如課本《針灸科學》也是這麼寫。中國中醫研究院針灸研究所的黃龍祥研究員對針灸考證下了很多功夫,也有不少著作與學術論文,據他的考證,該銅人為日本幕府醫學館針灸醫官奉幕府之命鑄造,年代約為1809-1819之間,因此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的銅人是貨真價實的 Made in Japan而非中國製造。

        仿「天聖銅人」重鑄之「正統銅人」現今也不在中國,根據黃龍祥的考證,「正統銅人」鑄成後一直藏於明代太醫院,後於清代遭俄軍擄走,現存於俄國聖彼得堡國立艾爾米塔什博物館。由於「天聖銅人」仍然下落不明,這具「正統銅人」就成為現存於世最早的針灸銅人。

《傷寒論》版本與條文編號

      《傷寒論》的版本有很多,例如康平本、康治本、唐本、宋本、桂林古本等,各版本條文順序、數目與內容稍有差異,關於各版本的源流在此不贅述。過去台灣中醫師考試用的是《醫宗金鑑》的版本,中國用的是「宋本」;現在用的承啟版教材為中國五版教材繁體化,因此條文內容與順序也是根據「宋本」。不管是哪個古本,都未曾在條文前或後加上編號,直到1955年重慶市中醫學會編注《新輯宋本傷寒論》,才首次在條文前加上編號,因此現在大家談論《傷寒論》時說第幾條條文,根據的就是這裏。

        劉力紅《思考中醫》談到烏梅丸時,認為烏梅丸在338條、大青龍湯在38條,「38」為風木之信息,因此條文序號的安排不是巧合,其中煞費苦心。然而張仲景寫書時真的需要這麼費盡心思安排隱藏的秘密嗎?康平本、宋本、桂林古本等諸多版本,究竟哪個最貼近張仲景原書原貌,看法仍有分歧;成書時條文順序是否與今日「宋本」所見完全相同,也無法得知。但可以知道的是,當初條文並未編號,今日所見編號是今人編著時加上的。假設張仲景寫書時雖然沒有在每條前面編號,但有偷偷地計算第38、338條的位置,然後安插這樣的「彩蛋」等後人發掘,經過後人傳抄、散亂、重新整理,當初書中的第38、338條經過一千八百多年仍維持在原位,那也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熱症禁灸與禁灸穴

        課本告訴我們熱症不疑施灸,然而熱症究竟可灸或禁灸,自古以來都有不同見解。周楣聲是提倡熱症可灸的代表人物,他以臨床用灸實踐30年的經驗體認熱症不僅「可灸」、「宜灸」,更認為熱症「貴灸」,其著作《灸繩》就提出熱症可灸的理論依據,以及如何使用,並列出許多熱症施灸的驗案。

        課本列出了45個禁灸穴,但這些穴真的不適合施灸嗎?那可未必。自《針灸甲乙經》(282年)首次同時呈現禁針穴與禁灸穴,此後歷代醫家在此基礎上增加穴位,至明代禁忌穴數目已眾多,例如《針灸大全》禁針穴22穴,禁灸穴45穴。黃龍祥認為自《明堂經》後禁忌穴位不斷增多,但古書中針灸禁忌穴並非都來自古人臨床經驗總結,例如《針灸大全》所載之禁灸穴遠多於《銅人圖經》,乃是該書編者將《銅人圖經》中凡未提及可灸之穴均列為禁灸穴。因《銅人圖經》不少腧穴內容直接錄自《太平聖惠方》,而後者內容多錄自唐代醫書,所錄之各書體例不同,或只言針、或只言灸,故未言針者並非不可針、未言灸者並非不可灸,故《針灸大全》所載之禁灸穴並非出自實踐經驗總結。

華岡青洲除了紫雲膏還有更驚人的故事

       日本江戶末期醫師華岡青洲依明代陳實功《外科正宗》的「潤膚膏」改良為「紫雲膏」,在學校時賴老師也會帶著大家製作,因此應該有不少人藉由紫雲膏已經聽過華岡青洲的名字,除了紫雲膏之外,他還有更大的貢獻,而背後隱藏著悲傷的故事。

        華岡青洲的妹妹因乳癌過世,他努力在西方醫學書中尋找治療方法,終於發現可使用切除的方式治療乳癌,然而切除的過程會造成疼痛,當時西方醫學尚未發展出全身麻醉,因此他想到「曼陀羅」這種具有止痛效果的植物加上其他藥草做成麻醉劑(通仙散)。他先以狗做動物試驗,得到了麻醉成功的初步效果。接著他以自己做為人體試驗對象,然而造成身體麻痺的副作用,他的妻子與母親兩個人爭相要幫他試藥,結果造成母親死亡、妻子因藥物副作用而失明的慘痛下場。也因為這兩位女性的犧牲,歷時超過十年的麻醉藥開發終於成功,後於1804年完成史上第一次全身麻醉腫瘤摘除術。相關的故事曾寫成小說《華岡青洲之妻》,也曾拍成戲劇。

撰文

CM101 許菁雯